11选5拖胆拖投注表
 
首頁 > 副刊 > 隨筆 > 正文

黃禍在尾:蝸牛人生,人生蝸牛!

2019年10月16日09:53 東方法眼 龐克道
   
 

核心提示:蝸牛人生,人生蝸牛。

靈機一動,妙手偶得。
這狀態可遇不可求。
我不行,我是看書兩個多小時之后,才憋出來下面幾句:
人生有時敏感,就像蝸牛的觸角;
人生有時痛苦,就像蝸牛在干燥的土地上爬行;
人生有時愜意,就像蝸牛帶著自己的房子走路;
人生有時貪戀,就像一個蝸牛絕不讓另一個蝸牛鉆進它的殼里;
人生有時危機,就像蝸牛把它的殼弄丟了。
怎么說來說去,都是蝸牛?
也是的,怎么都是蝸牛。
回過頭來看,真是是一句一蝸牛。
右想,左思,
因為蝸牛人生,人生蝸牛。

路遙寫《人生》,大家看;我也寫人生,只有自己看,但希望大家看,希望只是大家中的一部分人愿意看。
單純就這一點點兒非分之想,也得努力地去寫。甚至不能說寫,是模仿,有時直接就是抄襲。
不對,我不是抄襲,是傳播,就像微信朋友圈中的公號文轉發。
更何況,在講壇上,我是立著講版權法。
為此,我還改編了幾句順口溜,提醒自己,告誡學生:
天下文章一大抄,
抄來抄去有提高,
抄的不好會坐牢。
看你會抄不會抄?

結果,有個“壞”學生私底下和同窗交流時說:這個老男人不是在講版權法,是在講刑法,講婚姻法
天日可鑒:冤枉啊!當時,我可是在講版權法的靈魂——獨創性!(獨立完成+新穎性)
然而,他卻是在思考“食色,人之性也”的人生大事——做愛?人生小事——作愛?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11选5缩水稳定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