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11选5共有多少组
 
首頁 > 實務 > 文書 > 正文

招募容留賣淫女性在洗浴中心提供有償性服務 (2019)新23刑終46號刑事判決書

2019年10月12日09:29 東方法眼
   
 

核心提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2019)新23刑終46號 抗訴機關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人民檢察院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2019)新23刑終46號

  抗訴機關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人民檢察院。

  原審被告人蔣翔,男,1987年7月16日出生,住新疆阜康市。

  2018年1月27日因涉嫌犯組織賣淫罪、開設賭場罪被阜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阜康市公安局取保候審,同年4月28日被阜康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同年11月2日被阜康市人民法院決定取保候審。

  辯護人王加才,新疆瑞升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李萬軍,男,1968年10月27日出生,捕前住新疆阜康市。

  2018年1月27日因涉嫌犯組織賣淫罪、開設賭場罪被阜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3日被依法逮捕。

  現羈押于阜康市看守所。

  辯護人林安娜,廣東正大元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代云峰,男,1988年2月10日出生,捕前住新疆阜康市。

  2018年1月27日因涉嫌犯組織賣淫罪、開設賭場罪被阜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3日被依法逮捕。

  現羈押于阜康市看守所。

  辯護人李淑娟,新疆百森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劉贊輝,男,1975年2月15日出生,捕前住新疆烏魯木齊市。

  2014年10月24日,因利用捕魚機賭博被烏魯木齊市公安局六道灣派出所行政拘留十五日并處罰款2000元。

  2018年1月30日因涉嫌犯開設賭場罪被阜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4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20日被阜康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同年11月14日被依法逮捕。

  2019年4月24日經本院決定予以釋放,同日,對其取保候審。

  原審被告人王林,男,1981年5月15日出生,住新疆**家渠市。

  2018年1月30日因涉嫌犯開設賭場罪被阜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4日被依法逮捕。

  2019年1月29日經阜康市人民法院決定予以釋放,同日,對其取保候審。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人民法院審理阜康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犯組織賣淫罪,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劉贊輝、王林犯開設賭場罪一案,于2018年12月29日作出(2018)新2302刑初155號刑事判決。

  原公訴機關阜康市人民檢察院不服,提出抗訴。

  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6月26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昌吉州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陳曉睿、張基薇出庭支持抗訴,原審被告人蔣翔及其辯護人王加才、原審被告人李萬軍及其辯護人林安娜、原審被告人代云峰及其辯護人李淑娟到庭參加訴訟。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一、容留賣淫罪事實:2017年9月起,被告人李萬軍、蔣翔、代云峰在阜康市XXX大眾洗浴內,接收、容留賣淫女性在其洗浴店內進行賣淫活動。

  二、開設賭場罪事實:2017年11月,被告人李萬軍、蔣翔、代云峰以營利為目的,糾集被告人劉贊輝、王林,在其洗浴店內設置賭博場所,被告人劉贊輝擺設大、小兩臺“捕魚”賭博機,每臺“捕魚”賭博機有八個搖桿,可供八人同時操作賭博,被告人王林擺設一臺“單雙”賭博機,“單雙”賭博機有十個位子,可供十人同時猜賭,進行聚眾賭博,并安排賭博機服務員:李某1、耿某、張某1、胡某、蔡某對賭博機進行上分、收、退賭資工作,被告人李萬軍、蔣翔負責客源及賭博場所的日常管理工作,后經被告人李萬軍聯系,該賭博場所于2018年1月初搬至洗浴店后(南側)彩板房內繼續從事賭博活動。

  根據以上事實,原審法院認為原審被告人蔣翔等人在經營阜康市大眾洗浴中心期間,以提供食宿便利的條件吸引賣淫女性在洗浴中心自愿留宿賣淫,并以此獲得賣淫女性從事性服務的利益分成,在洗浴中心從事賣淫活動的人員不固定、流動性大,因而,蔣翔等人系以其經營的洗浴服務業形成的場所、條件便利,容留他人賣淫,但并未對從事賣淫活動的女性進行控制、強迫。

  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在經營洗浴服務的同時,利用行業形成的便利條件,容留賣淫的行為,構成容留賣淫罪。

  原審被告人李萬軍、蔣翔、代云峰、劉贊輝、王林用于賭博的“捕魚”賭博機每臺有八個搖桿,可供八人同時操作賭博,“單雙”賭博機可供十人同時猜賭,五被告人以營利為目的,設立場所,提供游戲機供他人賭博,非法獲利,其行為均構成開設賭場罪。

  在容留賣淫犯罪行為中,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共同合謀,分工負責,作用相當,不分主次。

  李萬軍聯系被告人劉贊輝設立賭博機,并要求劉贊輝聯系單雙機,蔣翔具體負責,雖然在開設賭場共同罪中,五被告人均為實行犯,但李萬軍、蔣翔、劉贊輝所起作用大于王林、代云峰,量刑時應有區別。

  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均屬一人犯兩罪,應數罪并罰。

  蔣翔、代云峰、劉贊輝、王林到案后如實供述,自愿認罪,可以從輕處罰。

  李萬軍對其所犯開設賭場罪能如實供述,自愿認罪,可以從輕處罰。

  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六十一條第一款、第三百五十九條第一款,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九條之規定,以被告人蔣翔犯容留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并處罰金80000元。

  以被告人李萬軍犯容留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個月,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80000元。

  以被告人代云峰犯容留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30000元。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八個月,并處罰金80000元。

  以被告人劉贊輝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

  以被告人王林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30000元。

  阜康市人民檢察院抗訴意見認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共同出資合伙經營大眾洗浴中心,招募、容留賣淫女性在洗浴中心向不特定人提供有償性服務,并且賣淫活動由其統一定價,嫖資由洗浴中心吧臺統一收取,每五天與賣淫女五五分成,洗浴中心給賣淫女提供免費食宿。

  以上行為均體現了組織性和控制性。

  雖然本案控制與典型的以暴力、威脅為基礎的控制有所區別,但被告人通過對嫖資的控制已實現了對賣淫人員的控制。

  一審認定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犯容留賣淫罪定性和適用法律錯誤,導致量刑畸輕。

  昌吉州人民檢察院支持了阜康市人民檢察院的抗訴意見,認為大眾洗浴中心通過確立相關的人、財、物管理方法,與賣淫人員之間形成組織與被組織、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大眾洗浴中心推薦、介紹賣淫女進行賣淫活動,招攬嫖客,為賣淫活動安排相關服務、保障人員、提供物質便利,對多名賣淫者進行了管理,組織、安排了賣淫活動,應當認定為組織賣淫罪。

  建議二審法院予以糾正。

  原審被告人蔣翔及其辯護人對原審判決定罪量刑無異議。

  但認為抗訴機關抗訴意見不能成立。

  本案起關鍵作用的“12”號賣淫女并未查實。

  且公訴機關指控蔣翔從2017年9月開始組織賣淫,無相關證據證實。

  本案證據證實查實的4名賣淫女自己來到洗浴中心,人身是自由的,不存在招募、強迫等事實。

  雖大眾洗浴中心和賣淫女存在記賬行為,但目的是為了方便分成,雙方僅僅是利益合作關系;本案持續時間短,地處偏遠,造成影響有限,建議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原審被告人李萬軍及其辯護人認為應維持一審判決。

  在案四名賣淫女的證言與四名服務生“賣淫女不固定,流動性很大,之前歸“12號”管理,在案的四個賣淫女不知從哪來,嫖資和老板分”的證言相互印證,賣淫女來去自由,既不是由被告人招募,在賣淫期間也不存在被管理、被控制的事實。

  被告人實施提供免費食宿、安排嫖客、統一收取嫖資、每五天與賣淫女分成的行為,動機和目的就是為了獲取非法利益,具備容留賣淫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和犯罪特征。

  被告人代云峰及其辯護人認為一審認定定性準確。

  組織賣淫主體是否是組織者,與賣淫人員形成的是組織與被組織,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賣淫女與嫖客的嫖資是自行協商,人身自由沒有受到限制。

  公訴機關有證據證實有賣淫的行為但沒有證據證明是組織賣淫。

  支持抗訴的檢察機關的抗訴理由不能成立,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經審理查明,原判認定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劉贊輝、王林犯罪的事實正確,除一審查明的事實外,還查明以下事實: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共同出資合伙經營大眾洗浴中心,招募、容留賣淫女性在洗浴中心向不特定人提供有償性服務,并且賣淫活動由其統一定價,嫖資由洗浴中心吧臺統一收取,每五天與賣淫女五五分成,洗浴中心給賣淫女提供免費住宿,統一提供伙食。

  為賣淫活動安排相關服務、保障人員、提供物質便利,對多名賣淫者進行了管理,組織、安排了賣淫活動。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查證屬實的常住人口信息表、抓獲現場照片、扣押清單、發還清單、服務項目單、票據、月報表、考勤表;視頻監控主機、保單箱、保單機主機箱、保單機控制板、U盤、上分卡、捕魚機控制板、刷卡機、捕魚機主機箱、賭資8000元;證人侯某、宋某、劉某1、蔣某、欒某、謝某、潘某、陸某、朱某1、朱某2、李某2、朱某3、王某1、田某、胡某、李某1、張某1、蔡某、耿某、邱某、張某2、王某2、王某3、鐘某、劉某2、劉某3、夏某、張某3的證言;李萬軍、蔣翔、代云峰、劉贊輝、王林的供述與辯解;現場辨認筆錄(附同步錄音錄像)及照片、視聽資料制作說明、辨認現場照片、案發時公安機關在蔣翔和代云峰處扣押的10060元賣淫款,從賣淫女處扣押的2017年項目單,交接本,大眾洗浴月報表、2018年1月26日阜康市文化體育廣播影視局出具的函、阜公(治)認字[2018]第01號電子游戲設備認定書、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到案經過、行政處罰決定書、告知筆錄、到案經過等證據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無視國家法律,以招募、容留等手段組織多名婦女從事賣淫活動,其行為均已構成組織賣淫罪;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劉贊輝、王林以營利為目的,設立場所,提供賭博機供他人賭博,非法獲利,其行為均已構成開設賭場罪;且均屬共同犯罪。

  組織他人賣淫主要是通過糾集或者雇傭、招募、容留、誘騙等方式集結二人以上婦女進行賣淫,從中牟利的行為。

  組織行為不僅僅限于使用控制手段,還包括管理手段。

  蔣翔、李萬軍、代云峰等三原審被告人雖然沒有從人身自由上對賣淫女實施嚴格的控制行為,但均實施了對多名賣淫女賣淫活動的管理和經濟控制。

  經查,除4名在案的賣淫女證言外,根據蔣翔、李萬軍、代云峰三被告人供述及侯某、欒某、蔣某多名服務員的證言,證實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共同出資合伙經營大眾洗浴中心,提供固定賣淫場所;招募、容留多名賣淫女性在洗浴中心向不特定人提供有償性服務;賣淫活動統一定價,嫖資由洗浴中心吧臺統一收取,并且有月報表、項目單用于記賬、對賬;為賣淫活動提供物質便利,給賣淫女提供免費住宿,統一伙食;雇傭服務員對賣淫活動進行管理,負責拉客為賣淫女提供客源、收取費用、記錄賬目;規定賣淫收入的分配比例,每五天與賣淫女五五分成,先由被告人安排的服務員收取嫖資后再按比例分配,其行為均符合組織賣淫罪的構成要件。

  原判認定三被告人犯容留賣淫罪并據此量刑不當,應予糾正。

  抗訴機關的抗訴意見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辯稱不構成組織賣淫罪的辯解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在組織賣淫犯罪行為中,應根據其犯罪事實、情節和對社會危害程度,結合三被告人的主觀惡性程度及認罪態度予以定罪量刑。

  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三人共同合謀,分工負責,作用相當,原判未區分主從犯的認定本院予以確認。

  原審被告人蔣翔、代云峰到案后如實供述,自愿認罪,可從輕處罰。

  二審庭審中,原審被告人李萬軍對其所犯罪行能如實供述,自愿認罪,均可從輕處罰。

  關于開設賭場罪,本案五名被告人對一審開設賭場罪的事實認定及定罪量刑無異議,公訴機關亦未提出抗訴。

  本院二審審查后認為一審對開設賭場罪的定性準確,量刑適當,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對蔣翔是否有立功表現,除阜康市公安局出具的“關于蔣翔有立功表現的情況說明”及接獲舉報后公安機關對7名參與賭博人員作出的《公安行政處罰決定書》外,再無其他證據證實其所舉報的事項屬犯罪行為,故不能認定為立功。

  據此,根據原審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劉贊輝、王林的犯罪事實、情節、社會危害程度,經合議庭評議并報請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第三百六十一條第一款,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九條之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2018)新2302刑初155號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中對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犯容留賣淫罪部分附加刑、開設賭場罪的定罪量刑、附加刑和數罪并罰部分的附加刑及第四項、第五項、第六項中對被告人劉贊輝、王林的定罪量刑和附加刑部分,即“被告人蔣翔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合并并處罰金80000元”;“被告人李萬軍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合并并處罰金80000元。”;“被告人代云峰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30000元;合并并處罰金80000元。”;“被告人劉贊輝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被告人王林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30000元。”;“違法所得10060元,賭資8000元,作案工具視頻監控主機2個、保單箱1臺、保單機主機箱1臺、保單機控制板1個、U盤1個、上分卡1個、捕魚機控制板2個、刷卡機1個、捕魚機主機箱2個,予以收繳”。

  二、撤銷(2018)新2302刑初155號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中對被告人蔣翔、李萬軍、代云峰犯容留賣淫罪的定罪量刑及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的刑期,即“被告人蔣翔犯容留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被告人李萬軍犯容留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個月。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代云峰犯容留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八個月”。

  三、被告人蔣翔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八個月,并處罰金80000元。

  (刑期從判決生效之日起計算。

  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罰金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四、被告人李萬軍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八個月,并處罰金80000元。

  (刑期從判決生效之日起計算。

  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27日起至2023年9月26日止。

  罰金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五、被告人代云峰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50000元;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30000元。

  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80000元。

  (刑期從判決生效之日起計算。

  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27日起至2023年9月26日止。

  罰金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劉建設

  審判員  李佩隸

  審判員  吳潔文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馬雅婷

  書 記 員  馬  春


┃相關鏈接:

在租用的推拿按摩店內組織從事賣淫活動 (2012)長刑初字第526號刑事判決書

以營利為目的租賃賓館從事賣淫活動 (2015)瑤刑初字第00130號刑事判決書

組織賣淫收取嫖客的嫖資得提成 (2018)豫0204刑初28號刑事判決書

組織賣淫罪中非法所得數額的認定 (2017)粵1481刑初348號刑事判決書

在涌春閣SPA館內組織女性提供口交等性服務獲刑 (2018)浙0212刑初1160號刑事判決書

組織賣淫改容留賣淫 刑期五年以上減為三年以下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11选5缩水稳定条件